逢春

言不由衷

想了想觉定整出来造福情敌
居老师
采访短袖巴黎世家的波浪纹
机场巴黎世家双B,
项链(星星)CHROME HEARTS S码
口罩是日本PITTA
自拍是纪梵希的2018新款蓝色破洞T,
快本那件是AMI的笑脸衬衫,
剧里灰色卫衣为M-graph
眼镜似gentle monster
直播的时候戴的灰色帽子nyc,还有一顶是MLB的黑色铆钉
牛仔外套为Calmmind

赵处
赵处的糖是nimm的维生素
双人喵喵舞的黑T是OBSERVER
机场鞋为黑色vans
快本鞋为鬼冢虎经典款,系带
黄色外套为OBSERVER
眼镜链不知但ladyfirst有相似

完全没想到我也有今天。大型真香现场

自己的一点感想

沈巍是自卑的。
他身上的担子太沉,一万年前的前世固执认为欠了昆仑一条命,一万年后的现世又自觉欠一个太平盛世朗朗乾坤 ;他的身家性命是赵云澜的,只剩那一颗真心掺杂着七情六欲是他的赌注,赌他自己孤独到老的一生和沉默,等一场大雨浇灭他的希望,再等下一个轮回。

【叶王】社会主义兄弟情了解下?

觉得这种:虽然我们很爱秀但是一定要解释成兄弟情真的有意思得很

总裁叶x演员王

下面正文

要是有人想看我就把拍戏的也写了,其实到这里也差不多了

叶修觉得自己要疯。真的要疯。

他刚刚深刻反省了下,自己怎么能这么头脑一热听见王杰希的声音就赶着想去见他,现在可好,人没泡成,还接了个大麻烦回来。

王杰希现在正在拍戏。

而叶修本打算是以工作名义去探个班。

上飞机前他美滋滋给王杰希发了条消息,满屏的求夸奖;谁知人王杰希压根儿没怜惜他半个月没见的男朋友,立马下传圣旨,让叶修来接替男二的位置。

那男二也是个倒霉人物,本来他经纪人费了好一番功夫替他争取到这个位置,想着能和王杰希搭个戏总没有坏处;谁知那小演员是个没福分的,开拍第二天就出了车祸,左小腿粉碎性骨折,没个两三个月床都别想下。

好爸爸王杰希本着为民分忧的原则,想着叶修既是投资商之前也拿过影帝更何况还在休假,于是便向组里提出让他来接替;其他人一听是叶修全部同意,于是王杰希一拍板,叶修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进了组。

在休息室听完前因后果的叶总哀叹一声,终归不好意思翻脸就走,认命拿起剧本开始熟悉剧情。

刚开始时一切正常。

越到后来,叶修的脸色就越奇妙。

他拿手肘悄悄捅了下王杰希。

“大眼儿,这剧本,怎么觉着挺熟悉的呢。”

王杰希看没看他一眼,淡然道,“上个月楚云秀和沐橙推荐给你的文。”

哦。

叶修这会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个东西。不过……

“不对啊,这文我当时看过的,怎么记得好像是--”

是篇腐文,王杰希道,我和你演的男二,本来到最后是结婚的,这里改成了兄弟情。

“那就演成兄弟?”

不是。王杰希声音一顿,有些尴尬,“导演说得迎合现在的局势,虽然还是兄弟情但是得 ……  ”

王杰希没说下去,而叶修此时也算是听明白了。

闭上眼允许自己逃避现实五分钟,叶修闷闷地想,怎么会有这种事啊。

和自己男朋友搭班演戏,演的还是实际上是情侣的兄弟情,还不能只演成兄弟,得要有CP感。

叶修快崩溃了。这他妈是什么事啊。

王杰希0706生贺活动开启!

王队!!!!!!!!
!!!!!!!!!!!!!!!!!!!!!!

包包包子铺!:





王不留行帽子尖尖,骑着扫把划出天马行空的曲线,魔术师惊艳了整个世界。


向前、再向前,抛弃安逸的被赞颂,在真正的荣光降临前,即便遁入黑夜,即便潮水涨到面前。


才终于能迎接,迎接微草成原。


 


这是我们第一次,往后还将会有多少次,能这样说:


——生日快乐,“王队”。


 


 


即日起,至7月4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7月6日相约LOFTER,为王杰希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0706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哦! 



今天看木心老人的《素履之往》,有一句: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觉得很适合我嘟
有的人生下来就是大雪压不倒的的傲骨,跳动的血管里灌的是沉重的铅。

(舟渡)借一个吻

突然爱上他!

无良好友,安利完就跑,想想觉得布星于是自己写了

正文以下

燕城的冬天意外的冷。

费渡把他的衣柜拉开,不出意外,骆闻舟给他准备的秋裤棉衣占了小半边位置,盖住了他那件常穿的灰白高领毛衣。

他的风衣也不见了。

骆闻舟给他在衣柜门边留了字,一张浅绿色的便利贴:

“零下十几度还穿成这样,少爷您怎的不去裸奔啊”

后面是一个力透纸背的叹号。

费渡把那张便利贴摘了下,见背面还有一句,笔迹看起来匆匆忙忙。

“秋裤必须穿上。”

费渡看了,轻笑了声,把纸折了两折,揣进衣兜里。

费渡到骆闻舟办公室报道时,骆闻舟一看见他那露出的堪堪三指宽的脚踝,当即就黑了脸。

“我不是让你多穿一点吗,你怎么就不听话!燕城现在有多冷你不知道还是……”

“师兄,”费渡有些苦恼地打断他,“我穿了。”

骆闻舟不信,去拉他裤腿。

他把费渡的裤子往上卷了三四圈,发现了一小段灰色的布料。

他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但摸到他冰凉的脚腕,火气又噌地上来了。

“裤脚拉那么高干吗,和没穿有什么区别?”

“穿外裤的时候它会自己上去。”费渡无辜。

骆闻舟被他气得有点想笑,“费少爷,您穿完了不能拉一把吗?”

费渡那双未笑先沾三分春色的桃花眼有些怀疑地眨了两眨,然后又换成了惯见的嬉皮笑脸。

“知道了。”

知道了宝贝儿,师兄我爱你。

骆闻舟已经习惯了他这幅德行,风雨不动安如山。

不过在费渡要出门时,骆闻舟又把他叫了回来。

“你把裤子拉下来再出去,不要败坏我们队的艰苦风气。”好队长骆义正词严。

费渡刚要开门,脚往前探了一半,听了这话转回身来,往骆闻舟身前那小沙发一坐,眼里的无赖相显山露水,“师兄你帮我拉。”

骆闻舟懒得和他多计较,抬了他条腿到自己膝上,开始抽费渡那条皱巴巴蜷在一块的秋裤。

他先把费渡的外裤卷了上去,再把那老年秋裤一点点拉下来,途中碰到他那片还是冰凉的脚腕,皱了皱眉,用手给他捂住。他的办公室窗户在燕城的寒风中败下阵来,终于是紧闭的了。

费渡在上头,居高临下地一览众山小,看着骆闻舟给他把脚腕捂热,再用袜子把秋裤束住,原本只要几分钟的事情因为他的特殊体质延长了近十分钟。费渡看着骆闻舟头顶的发旋,有点坏心地想扯一根。

“师兄。”

“干什么?”

“问你借个东西。”

骆闻舟内心警铃大作,觉得这孙子又要出什么乱子,但维持着面色镇定,“借什么?”

费渡突然低头与他相抵。

“借一个吻。”他说。

收到本了!是意料之外的精致,用心显而易见,文就更不用说了(疯狂打call)。
柯柯的孤独真是特别让人心疼,有时感觉他完全是封闭的,是超出世俗之外的。
也许真的如此吧,一次单枪匹马的成长。而他和狗的感情,也只能说,是最合理的了。
最后悄悄 @胡子腿毛一把抓 太太真是特别好特别好,给太太比心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