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言不由衷

想了想觉定整出来造福情敌
居老师
采访短袖巴黎世家的波浪纹
机场巴黎世家双B,
项链(星星)CHROME HEARTS S码
口罩是日本PITTA
自拍是纪梵希的2018新款蓝色破洞T,
快本那件是AMI的笑脸衬衫,
剧里灰色卫衣为M-graph
眼镜似gentle monster
直播的时候戴的灰色帽子nyc,还有一顶是MLB的黑色铆钉
牛仔外套为Calmmind

赵处
赵处的糖是nimm的维生素
双人喵喵舞的黑T是OBSERVER
机场鞋为黑色vans
快本鞋为鬼冢虎经典款,系带
黄色外套为OBSERVER
眼镜链不知但ladyfirst有相似

完全没想到我也有今天。大型真香现场

自己的一点感想,请勿ky谢

沈巍是自卑的。
他身上的担子太沉,一万年前的前世固执认为欠了昆仑一条命,一万年后的现世又自觉欠一个太平盛世朗朗乾坤 ;他的身家性命是赵云澜的,只剩那一颗真心掺杂着七情六欲是他的赌注,赌他自己孤独到老的一生和沉默,等一场大雨浇灭他的希望,再等下一个轮回。

【叶王】社会主义兄弟情了解下?

觉得这种:虽然我们很爱秀但是一定要解释成兄弟情真的有意思得很

总裁叶x演员王

下面正文

要是有人想看我就把拍戏的也写了,其实到这里也差不多了

叶修觉得自己要疯。真的要疯。

他刚刚深刻反省了下,自己怎么能这么头脑一热听见王杰希的声音就赶着想去见他,现在可好,人没泡成,还接了个大麻烦回来。

王杰希现在正在拍戏。

而叶修本打算是以工作名义去探个班。

上飞机前他美滋滋给王杰希发了条消息,满屏的求夸奖;谁知人王杰希压根儿没怜惜他半个月没见的男朋友,立马下传圣旨,让叶修来接替男二的位置。

那男二也是个倒霉人物,本来他经纪人费了好一番功夫替他争取到这个位置,想着能和王杰希搭个戏总没有坏处;谁知那小演员是个没福分的,开拍第二天就出了车祸,左小腿粉碎性骨折,没个两三个月床都别想下。

好爸爸王杰希本着为民分忧的原则,想着叶修既是投资商之前也拿过影帝更何况还在休假,于是便向组里提出让他来接替;其他人一听是叶修全部同意,于是王杰希一拍板,叶修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进了组。

在休息室听完前因后果的叶总哀叹一声,终归不好意思翻脸就走,认命拿起剧本开始熟悉剧情。

刚开始时一切正常。

越到后来,叶修的脸色就越奇妙。

他拿手肘悄悄捅了下王杰希。

“大眼儿,这剧本,怎么觉着挺熟悉的呢。”

王杰希看没看他一眼,淡然道,“上个月楚云秀和沐橙推荐给你的文。”

哦。

叶修这会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个东西。不过……

“不对啊,这文我当时看过的,怎么记得好像是--”

是篇腐文,王杰希道,我和你演的男二,本来到最后是结婚的,这里改成了兄弟情。

“那就演成兄弟?”

不是。王杰希声音一顿,有些尴尬,“导演说得迎合现在的局势,虽然还是兄弟情但是得 ……  ”

王杰希没说下去,而叶修此时也算是听明白了。

闭上眼允许自己逃避现实五分钟,叶修闷闷地想,怎么会有这种事啊。

和自己男朋友搭班演戏,演的还是实际上是情侣的兄弟情,还不能只演成兄弟,得要有CP感。

叶修快崩溃了。这他妈是什么事啊。

王杰希0706生贺活动开启!

王队!!!!!!!!
!!!!!!!!!!!!!!!!!!!!!!

包包包子铺!:





王不留行帽子尖尖,骑着扫把划出天马行空的曲线,魔术师惊艳了整个世界。


向前、再向前,抛弃安逸的被赞颂,在真正的荣光降临前,即便遁入黑夜,即便潮水涨到面前。


才终于能迎接,迎接微草成原。


 


这是我们第一次,往后还将会有多少次,能这样说:


——生日快乐,“王队”。


 


 


即日起,至7月4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7月6日相约LOFTER,为王杰希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0706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哦! 



今天看木心老人的《素履之往》,有一句: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觉得很适合我嘟
有的人生下来就是大雪压不倒的的傲骨,跳动的血管里灌的是沉重的铅。

(舟渡)借一个吻

突然爱上他!

无良好友,安利完就跑,想想觉得布星于是自己写了

正文以下

燕城的冬天意外的冷。

费渡把他的衣柜拉开,不出意外,骆闻舟给他准备的秋裤棉衣占了小半边位置,盖住了他那件常穿的灰白高领毛衣。

他的风衣也不见了。

骆闻舟给他在衣柜门边留了字,一张浅绿色的便利贴:

“零下十几度还穿成这样,少爷您怎的不去裸奔啊”

后面是一个力透纸背的叹号。

费渡把那张便利贴摘了下,见背面还有一句,笔迹看起来匆匆忙忙。

“秋裤必须穿上。”

费渡看了,轻笑了声,把纸折了两折,揣进衣兜里。

费渡到骆闻舟办公室报道时,骆闻舟一看见他那露出的堪堪三指宽的脚踝,当即就黑了脸。

“我不是让你多穿一点吗,你怎么就不听话!燕城现在有多冷你不知道还是……”

“师兄,”费渡有些苦恼地打断他,“我穿了。”

骆闻舟不信,去拉他裤腿。

他把费渡的裤子往上卷了三四圈,发现了一小段灰色的布料。

他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但摸到他冰凉的脚腕,火气又噌地上来了。

“裤脚拉那么高干吗,和没穿有什么区别?”

“穿外裤的时候它会自己上去。”费渡无辜。

骆闻舟被他气得有点想笑,“费少爷,您穿完了不能拉一把吗?”

费渡那双未笑先沾三分春色的桃花眼有些怀疑地眨了两眨,然后又换成了惯见的嬉皮笑脸。

“知道了。”

知道了宝贝儿,师兄我爱你。

骆闻舟已经习惯了他这幅德行,风雨不动安如山。

不过在费渡要出门时,骆闻舟又把他叫了回来。

“你把裤子拉下来再出去,不要败坏我们队的艰苦风气。”好队长骆义正词严。

费渡刚要开门,脚往前探了一半,听了这话转回身来,往骆闻舟身前那小沙发一坐,眼里的无赖相显山露水,“师兄你帮我拉。”

骆闻舟懒得和他多计较,抬了他条腿到自己膝上,开始抽费渡那条皱巴巴蜷在一块的秋裤。

他先把费渡的外裤卷了上去,再把那老年秋裤一点点拉下来,途中碰到他那片还是冰凉的脚腕,皱了皱眉,用手给他捂住。他的办公室窗户在燕城的寒风中败下阵来,终于是紧闭的了。

费渡在上头,居高临下地一览众山小,看着骆闻舟给他把脚腕捂热,再用袜子把秋裤束住,原本只要几分钟的事情因为他的特殊体质延长了近十分钟。费渡看着骆闻舟头顶的发旋,有点坏心地想扯一根。

“师兄。”

“干什么?”

“问你借个东西。”

骆闻舟内心警铃大作,觉得这孙子又要出什么乱子,但维持着面色镇定,“借什么?”

费渡突然低头与他相抵。

“借一个吻。”他说。

(狗柯)没有亲自试过你都不知道中药有多可怕❗️❗️❗️⚠️ ✡️

原型是我自己!

老中医欺我太甚。中药真是呸呸呸。

题目是我的真心话。前人诚不欺我。




正文

“你走!快走!”

alphago已经记不清今天听了多少次这样的话了,但实际上他现在真的很愁,“你先过来把药喝了,然后我就走。”

柯洁隔着一扇门和alphago声嘶力竭地对峙,“我不喝中药!不喝!”

“柯……”

“不喝!”

alphago觉得自己要总被他这么折腾,早晚要增大维修量。

“狗子啊,”柯洁循循善诱,在门内和alphago讲着条件,“咱俩可都结婚了,你还为了一碗中药这么对我。”他隔着半开的门朝着那碗深棕色的液体努了努嘴,

“不如这样吧,这药你给我倒了,我帮你在卫星那里把那副棋谱搞过来。成交?”

alphago被他关在门外听他用一口流利的京片子看似讲条件实则就是放弃治疗地balabala讲了很多,终于忍不住了。

他把门哗地一下拉开,“你给我出来。”



柯洁没有任何防备地被alphago从房中拽了出来,没有任何防备地被alphago抱到中央客厅的沙发上,等他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他已经被alphago以一个极其少女的姿势抱在腿上,alphago的左手上还端着一只中药碗,看样子是准备强灌。

“自己喝还是我喂。 ”

“妈的……我自己来喝。”

柯洁挣扎着从他的身上起来,拿起那只碗,准备一口闷。

但当他把碗举到鼻边时,闻到那股药腥味,手还是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抖了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勇气瞬间就瓦解了。

这玩意当真喝不下去啊。

他有点尴尬地把碗放回原处,同时将自己临阵脱逃的原因归咎于alphago在旁边看着,他决定找个理由支走alphago,“狗子,你给我去倒杯水。”

alphago满脸的不相信。

“我会喝的会喝的你现在给我去倒点水不然我喝完会苦死的快去快去。”

等alphago走后,柯洁又重新开始了与棕色不明液体的对脸沉默。

不就吃多了泡面有点小病嘛,唐韦星这人怎么还叫我去看中医呢,去看中医也算了,还给我配了副这么苦的药,不知道我吃不来啊。

算了别想了,吃药吃药。柯洁强迫自己从无尽的对唐的怨念里回神,摘下了眼睛,还是准备一口闷。

碗端到半路时,他又怂了。

不对不对,我该拿颗糖的,不然还是会苦。

想到这里柯洁又坐不住了,他从一旁的桌边拿起了眼镜,准备亲自再跑一趟厨房。

但当他一起身,就看见了alphago那张完美放大的脸。

alphago根本就没有离开。他有点头疼地盯着柯洁微微发怔的面孔,“我就知道你会不喝。”

“alphago你干嘛!”

“我在喂你喝药。”

“谁让你嘴对嘴喂了!”

“不然你会喝吗。”



几日后,柯洁更新了微博。

“你等着,我要咕噜咕噜喝一大碗中药,然后全喂你嘴里。@alphago”



处于单身的作者冷漠地打下最后一个字,捏着鼻子把药喝了。

苦药入喉心作痛。



(小剧场)柯洁的药到底为什么这么苦

糖:给柯洁的药里再加一味黄连。

D:为什么?

糖:清火,同时苦一苦这个天天秀恩爱的。

给老柯的二十岁生日。

“世间不过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我一直在陪着他走,我经历过他的病,经历过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愿意陪着他老,愿意和他一起死。”———《我的心上住着一座长安城》

这是我知道柯洁后他过的第一个生日。希望以后也要一直都在。

最开始认识柯洁,场面非常草率。

那时正值阿法狗赢了柯洁,在晨间新闻里匆匆浏览了人机大战的相关报道,看见0:3时,也就觉得狗子挺牛逼。

真的开始做粉,是在看了首页上的一张拟人。是糖制妙鲜包太太的那张图,我也点心推荐过过。

当时就觉得www我的妈狗子真好看啊。

然后怀着一种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去看了人机大战第二局的棋谱。

那场比赛,在右上方的一系列落子中,柯洁的落子,与alphago的CPU计算的最优落子重合。

ALPHAGO给柯洁的评价是:完美。

但柯洁终究只是个人类。就算离神再近,也终究无法相比。

而这个耀眼的棋手,在输给了狗之后,在媒体面前,流了泪。

说来也怪。

当时我才刚刚认识他,对围棋圈还一无所知,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还是第一次听到;但不知怎的,看见他摘下眼镜拭泪,心脏就突然被一种铺天盖地的心酸包围。

他这时可能就在我的意识中投下影子,然后根深蒂固。

然后就理所应当地沦陷了。

他是一个很容易被定义为轻狂的人。他会在对局中让职业选手两子,会在李输给ALPHAGO后豪情万志地立下flag“就算阿法狗赢得了李世石,但他赢不了我。”

因此虽然他的迷妹不少,但嫌恶他的更是大有人在。

但他真的很有自知之明。他会在各种时候插科打诨,但更多的时候,他那些打心里说出来的话,却都隐蔽在了他人的哄笑声中。

我之前立下的所有要求所有恶好,在知道他之后,都不再作效。我可以接受一个对的人的所有模样。

在遇见他之前,还没有哪一个人,让我有一种想嫁人的感觉。

相册里多是他的图,个人觉得以后说不定谈恋爱了男朋友的图都不会有这么多。

我喜欢他的张扬与傲骨。

我也由他开始喜欢围棋圈,喜欢所有的棋院boys。

他身上有一种我说不出来的人格魅力,是那种见到任何人提起他都会兴奋地balabala 地抖出我所有知道的然后再把他夸的天上地下。生人面前可能还稳重一点,熟识一点的就开启迷妹花痴模式为他爆灯疯狂打call像是开了男友滤镜一样一眼望去pikapika全是优点。朋友们会像看傻缺智障一样瞪我,我还毫无自知之明。也有时我会在安静发呆的时候想起他,会在脑海里默念他的名字,轻哼他唱过的歌,然后再继续之前的事情。

最气的是有一次不知中了什么邪去BD上搜了他的名字,看到一个言辞特别激烈的批评,什么难听的都骂出来了。当时给我气得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手机都差点摔了难受的要死。我知道有光就一定有影,有捧的也就一定有踩的,话是这么说的。但真的遇到了,还是在他身上,就还是会忍不住地生气,感觉就是“他那么好那么努力你们凭什么还要拿他的不足来刺激他”。在安慰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自己遇到点过不去的坎就无法自拔了。道理都懂,只是情绪作祟。

我愿意接受他原来的模样。

年轻的棋手,在黑白纵横的棋局之间,笑傲江湖,举世无双。

而alphago,是他一生一次的棋逢对手。在给他带来足够的伤害后,又给给他,同时也给整个围棋圈,开辟了新的路程。

夸起他时我总会觉得无比的词穷。满心的祝福欢喜最后还是只能化作几句简单的话。

祝前途似锦,来日方长。

二十岁生日快乐啊。

【最后叨叨一下要注意身体啊,都是年纪要二开头的人了还天天就知道吃泡面,你看卫星老点名批评你。早点睡,别天天修仙,你不睡我们也睡不了。】

(狗柯)灵魂伴侣

“如果你愿意,那么,就让我每天写一份情书给你。







同时,把整个银河也送给你。”







柯洁觉得,他已经看见了生命的尽头。





几天前,黄博士曾邀请他参与alpha go的实体发布。但他由于比赛时间冲突,只能狠狠心拒绝。







但是现在,在比赛场中,他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草草地收局,对方投子认输。柯洁在二十分钟的作立难安后,出去打了个越洋长call:“博士。”







“嗯,柯洁?”嘈杂的闹声从手机的另一头传来,“发布会正在进行,怎么,”柯洁敢确定他听到了隐隐的笑声,“你是会心转意,准备来参加了吗?”







“博士您开什么玩笑呢,我这比赛还就到一半,怎么能来。”柯洁苦笑。





「那好吧,我还要去主持⋯⋯等一下!柯洁,有人找你。”















有点疑惑地拿起听筒,是有人在唤他,“先生。”声音低沉而性感。







“⋯⋯⋯⋯狗?”





「是我,先生。」



“你不是还在发布会吗?怎么还能出来?”







“他们太吵,我自己和父亲走了。”







“那你还真是翅膀硬了。”柯洁被他逗笑,“等我这里比赛完,我就过来见你。”







“也好。”







“那好,我比赛要开始了,挂了啊。”







⋯⋯⋯⋯⋯⋯⋯⋯⋯⋯



柯洁掐了电话后,alpha go把手机递了回去,“给我备机,父亲。”







黄博士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去见你家小天才?”







“是。”







“去了就别再认我这个爹。” 黄博士心如止水。







“请您给我备机。”alpha go不动如山。







黄博士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儿大不中留啊。







算了,毕竟是自己养的儿子,跪着⋯⋯⋯⋯





看着alpha go转头就走毫不留恋的背影,某博士在叹息的同时,也把后面半句咽了下去。







算了拉倒还是让他去祸害柯洁吧。







等柯洁这边的比赛结束,已经将近下午三点。







他在网赛后立刻开始查航班行程,但令人意外的,他所查阅的相关窗口,全部无故关闭。向航空公司致电询问,也均被表示,一切正常,并无此等纰漏。







在打了五六个电话后,柯洁觉得无比地乏累。然后,他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哪位?」



「先生,是我。」



「狗?」



“柯洁,转身。”

柯洁依言转过身去。

离他三四米处,一位白发蓝瞳的英国男子,正浅笑地凝望着他。

“我想你应该会到很晚,等不及,就先来了。”

实话说吧,英国人的长相真的最符合我的审美。

这篇其实是在HOWFAR前面写的,不知怎么先发了后面。

给他在后面补了一辆车。被简书锁定。真是出息。车:https://m.weibo.cn/2878028011/4134532850157771

(狗柯) how far you can make me fall

BGM:《fall》



感觉最近自己很不对劲……



开始不停地写小甜饼www



一个吃了自己很长时间醋的故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题目和BGM 其实和文半点关系都没有

乱撒狗血OOC肯定有

梗特别老

不上升真人谢谢

柯洁最近对他的那位AI男朋友很不满意。

自从人类与AI签订协议后,这位平日里神他妈闲的无聊的执行官突然开始忙得脚不沾地。

经常就是,才早上六七点,alphago 就已经收拾整齐,把还睡得神智不清的柯洁捞出来亲一把,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早饭不亲自做了。

鱼也不养了。

猫也不管了。

花也不浇了。

最过分的是打电话说想去看他,居然还被拒绝!

早就被alphago 宠上天的柯洁觉得自己真是委屈极了。

他一个人在家里和电脑下了几天的五子棋,连棋院都没有去。古力连笑等一众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都没接。到后来实在被逼烦了,直接关了机。

那边棋院boys见忽然联系不到人了,还以为他出什么事了,吓得想都没想就赶紧打给了alphago :“阿老师,你知道柯洁怎么了吗?”

“柯?他出事了?”

“我们也不知道啊!已经连着好几天了,他连棋院也没有来,电话也不接,根本就找不到……”

“我明白了,多谢各位挂心。”等不到时越说完,alphago 就直接挂了电话。

他转身对在一旁记录的职员交代道:“布置就按照我之前说的来做。”

“至于礼服…”他蹙着眉想了想,“还是等下次把人带过来再说吧。”

一旁的小职员露出一脸“我懂”的表情,笑着调侃道,“当然可以,先生。

我能保证,这会是一场最完美的婚礼。”

alphago 一路超速行驶地回到家中,同时连闯了六个红灯。

但没有人愿意来招惹这个看上去心情很差的的执行官,因此,回来的路也还算顺利。

他到家后直奔三楼,推开了棋室的门。

柯洁果然在里面。他跪坐在软垫上,望着棋盘出神。

听到响声,他迟疑地回头,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人过来。但当看见那对浅蓝色的眸子时,他忽然呼吸一滞。

alphago 轻叹了口气,“你呀。”

“为什么不去棋院。”

“为什么要关机。”

科洁忽然觉得这几天的委屈全盘爆发了:“这跟你没有关系!”

alphago 被他这崩溃的情绪吓了一跳,然后看到他开始pikapika地掉泪,妻奴开始心疼了。他绕到柯洁面前,轻轻抱住了他,“是我不好。”

“所以,你这几天到底去哪了!”等alphago 好不容易把人哄好,柯洁忽然又气势汹汹地开始发问。

alphago 想了想,决定还是这样开头,“你知道的,人与AI的协议中,有一条新添的。”

“是什么?”

“允许通婚。”

“……………。”【突然沉默,开始脸红】

“本来想过一段时间再告诉你,没想到你会生气。”

“那你这几天…就在…忙我们的…婚礼?”

“是的。”

“alphago ,”柯洁把头靠上他的肩,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变质。

#感觉自己超级丢脸#

“我在。”

“你混蛋。”

【小剧场】

(我):你为什么不让柯洁知道你在准备婚礼?

(狗):准备婚礼很累的。况且,我知道他所有的喜好,完全没有必要把他带在身边询问意见。

(我):你觉得他不会生气?

(狗):不会。他会懂我。

(我)【被赛狗粮后强硬转换话题】:婚后打算去哪玩?

(狗):还没有敲定。如果可能,会在去的每一个地方都求一次婚。

(我)【内心呵呵并想把文改成BE】:那么好吧。祝你们幸福。

(狗):非常感谢。

END

后记:算是一个婚前的小故事。如果有可能,会写婚礼和阿老师口中的蜜月。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